球探足球比分直播

装饰杂志,《装饰》杂志社, 立足当代 关注本土 gzsglt.com

漆艺之美,绘画之境,生命之歌

  • Update:2013-12-11
  • 周剑石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
  • 来源: 《装饰》杂志2013年第10期

1991年,乔十光先生作为中国漆画研究会会长,出席“现代中国漆画展暨日中漆文化 21 世纪展望学术研讨会”。其间,日本文化功勋赏得主高桥节郎[1]赞誉:“乔十光漆画,存在感强,民族风格鲜明,艺术魅力独特……”而另有日本漆艺家疑惑地问:“漆工艺烦琐,作漆画,很不自由。您做漆画的理由是什么?”当时,深知漆画之奥的先生微笑,给予了“礼节性”的回答。
其实,以先生漆画艺术在当时所获得的高度评价,无论怎样的回答都是具有权威性的。然而,先生当记在心。时隔 22载的今天,先生以数百幅高质量的漆画作品,给疑惑的日本漆艺家一个绝好的“回答”!
或许,天下铸成伟业者,都必经磨难。唐有玄奘西行取经 18 载,历难无数。今朝有乔十光先生,历数十载春夏秋冬。他时而绘画,时而磨漆,时或齐头并进……他探访日本人间国宝增村益城[2]、田口善国[3]等。他拜谒欧洲绘画大师塞尚故居艾克斯、梵高绝笔的阿尔。他与首尔、釜山、河内、胡志明市同行们交流。他周游于哈尔滨、西安、成都、福州、厦门等华夏各地漆之“列国”,传授漆画的材料、技法和艺术……他与吴冠中先生共同率学生远赴凉山、宏村、甘孜等地写生。他还撰写教材[4]、主编丛书[5]、出版文集[6]和画集[7]……其间,他病魔缠身终不悔,为“漆”消得人常瘦、为“画”舍得一身剐。
先生勤奋的耕耘,开垦出了漆画艺术的一片处女地,播撒下了漆画艺术的一代种子——创造了中华民族和我们时代的漆画艺术之美、绘画艺术之境界,谱写了他锲而不舍、欲与天公试比高的生命之歌。

一、漆艺之美
乔十光在回顾展自序中写道 :“向漆器匠师学习髹漆技术,我的艺术有了技术的支持。”是的,先生的艺术深蕴“材有美、工有巧”[8]的朴素工艺美学观。他的漆画神秘、内敛、温润,徐徐漫射着漆艺之美的光华……它们从何而来?它们从漆画的材料、工艺技术中来,它们从先生 50 多年漆艺生涯的寻漆问道中来。
60 年代,青春年华